意外之旅

我做过千奇百怪的梦

[all叶]战争与蔷薇[abo]

老叶是A,其他人ABO不定。

*

第五次黑金大战,持续三天三夜,元帅叶修率领的阿尔马特兰精英部队惨败,面对喻文州领军的枢兰军队几乎毫无还手之力,二十六万精兵,九千七百艘宇宙战舰,战毁近三分之二,再也不复前三次黑金大战全面碾压的辉煌。

叶修的颓势,是从枢兰星球的王子喻文州亲自奉命领军后开始的,任凭喻文州再强,身为阿尔马特兰第一战神的叶修也不可能如此被动,只是当记者们蜂拥而至时,叶修只是笑了笑:“老了,不顶用了。”再没别的解释了。

于是第二天阿尔马特兰所有报纸的头条版面上便印满了叶修嘲讽的笑容,标题:叶修!曾经的战神——还是如今的卧底?

不久后叶修元帅的职务便被撤下,任中央军校校长。一度被看好的潜力股孙翔取而代之,军衔授权的当天,孙翔大办宴席,政界名流,军区新星,凡是叫的上名字的都在受邀之列。

周泽楷就在此时遇到了叶修。

一身漆黑的军服,服帖地贴着完美的曲线,象征军权的肩章泛着一层冷硬的金属光泽,简洁利落的长靴包裹着线条流畅的小腿,叶修漂亮的手夹着酒杯轻轻摇晃,正一脸闲适地对着旁边的人笑。

周泽楷听见他说:“今晚最后一次穿啦,过后你们就见不到哥穿军服的飒爽英姿了。”

周泽楷觉得有些遗憾。虽然他只是第一次见到叶修。

江波涛领着他在宴会厅里认了一圈人,终于走到了叶修这儿,周泽楷咽了咽唾沫,用衣服悄悄擦了擦手。

“叶校,这位是周泽楷,马上就要转到中央军校了。”江波涛积极地做着引荐。

周泽楷感到叶修的目光移到自己身上,于是腼腆地笑了笑,伸出了手。

叶修挑挑眉,干净的手握上了周泽楷的:“早有耳闻,很有潜力啊小伙子,继续努力。”

叶修的手很快就收了回去,周泽楷却有点僵了,略显迟钝地将手放回身侧,点了点头道:“会的。”

然后两人就没再有交流,周泽楷的知觉却就此混沌了起来,直到半夜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周泽楷才恍然大悟:这就是,一见钟情。

*

但钟情是钟情,要真像周泽楷想象中的那样接触叶修,还是十分困难的,军校的训练强度实在太大,从早上六点开始跑操到晚上十点准时熄灯,周泽楷跟叶修几乎无缘一见,而且据别人说,叶修的校长一职只是挂名,实际本人几乎不沾学校,中央军校真正的校长其实是王杰希。

……我恨。

*

那我们的战神叶修到底干嘛去了呢?

“你在莉芙号上装载了太多弹药和加速器。”

孙翔的办公室里,叶修大喇喇翘着腿坐在属于主人的位置上,一边翻看着莉芙号整修记录一边慷慨地给予点评。

嘴角叼着的烟积了太多烟灰,随着叶修说话的动作不断颤抖,眼看就要落下来,本人却丝毫没有发觉的样子:“结果可能会适得其反哦。”

孙翔小媳妇似的站在一边,愤愤地把烟灰缸递到他嘴边,接下那摇摇欲坠的一段烟灰:“要你管!前元帅。”

“只是提醒你而已,”叶修眨眨眼,将账目扔到桌上,“莉芙是个轻快的小姑娘,在战场上擅长游击与梭巡观察战况,你这样想跟喻文州硬碰硬是行不通的,喻文州最擅长强攻。”

孙翔一脸古怪:“你怎么知道我硬不过他?”

叶修斜他一眼,一手搭上他的发顶胡乱揉了揉:“你可是我看着长大的。”

“靠!”孙翔嗖地跳起,一瞬间脸就红到了脖子根,立刻用双手捂着耳朵背转了过去,“你有事没事啊没事快走!”

叶修收回手笑笑:“忘了你已经长大了。”

叶修和孙翔都是第五军校毕业生,与从各地搜罗军事精英的中央军校不同,第五军校从孩子小时候开始培养,历经十五年训练,跟不上节奏的孩子随时会被踢掉,正因为如此,第五军校的卒业率是168:1。

叶修比孙翔长了五岁,也早了五级,第一次见到孙翔的时候后者还是个小萝卜头,整天故作坚强地憋着泪跟在教官屁股后面训练,看得叶修有点心疼又有点好笑,乐得每天跟舍友一起逗弄这个小萝卜头玩。

以至于孙翔现在回忆起军校生活,第一个想起的不是严厉的教官和共患难的同级生,而是叶修挑眉冲自己阴笑的脸,每每想到如此孙翔都不禁想打个哆嗦。

那时候的叶修,年轻,阳光,头发总是略微凌乱,却挡不住那张越看越好看的脸,他的训练服总是宽松,裤脚闲适地束起,露出一截白皙的脚踝。

后来叶修毕业了,再后来阿尔马特兰与枢兰因晶石资源爆发战争,第一次黑金大战爆发,叶修挂帅出征,大获全胜,名声大震,连升三级。

孙翔毕业时叶修回母校演讲,他的头发不再凌乱,整齐地后梳,露出光洁的额头和略显凌厉的眉,他的笑容带着嘲讽与无畏。

孙翔觉得他变了,但自己的感情没变,并且愈加热烈,愈加痴迷……

要赶上面前这个男人的高度,要让他看到自己。

要得到他。

叶修在办公室里来来回回溜达了几圈,摇晃着脑袋故作深沉道:“唉,这桌,这书,这光束中漂浮的颗粒,多么熟悉,仿佛昨天我还在这里看报告。”

孙翔刚要说话,一阵清脆的小孩儿叫爸爸的终端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孙翔黑线。

叶修按下终端:“喂,大眼儿。”

瀑布黑线。

叶修嗯嗯啊啊一会就切断了通话,回头冲孙翔点点头:“我先走了。”

“……嗯。”

叶修就要和孙翔擦肩而过时,突然抬手在他肩上拍了拍:“其实你很强,我相信你能扭转乾坤。”

心跳漏了一拍。

*

“阿尔马特兰的部队已经全数撤离了主要矿口,”张佳乐撑着下巴看着刚刚递交上来的数据,“这次有点过于干脆了,可能有诈。”

韩文清枕着胳膊盯着天花板:“叶修被换下来,阿尔马特兰对我们不构成任何威胁。”

张佳乐瞥他一眼。

“喻文州你没什么想说?”

坐在主位的男人斜靠着椅背,目光飘向灯火通明的窗外,手指有节奏地在桌边敲打。

*

小学生文笔,幼儿园脑洞,脑内设定挺多,看的人多再接着写。

一个脑残粉的自我修养就是,把爱豆的照片修的亲妈都认不出来。
两张对比着看。

你真好看,我喜欢你。

他是满天星辰里最亮的那颗

上次超哥卧底淘汰恺恺后深情拥抱安慰。
这次恺恺卧底感染超哥后又抱着他撒娇。

woc这成熟隐忍稳重强x健气活波温顺强,是要戳死我吗?!

山风

狼妖卧在地上,奄奄一息,泥土或黏在脸上或嵌进指甲,和着鲜血变成血呼呼的一团。

道士一挥拂尘,施施然捻了捻胡须:“小妖,你伤人无数,可想到会落得如此下场?”

“呸,”狼妖啐了口唾沫,一双绿眼灼灼地盯着道士,“大不了就死在这,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道士一笑:“你以为你可以转世?”

什么意思?

狼妖还未开口,眼前一黑,已然失去了知觉。


夜风吹开微阖的窗,烛焰抖了抖,烛光昏暗,米迦尔合上书,揉了揉酸涩的眼,起身走到屋外吹风。

“你是新搬来的吧。”矮墙上坐着个少年,一头黑发,眼睛绿莹莹的,咧嘴冲着米迦尔笑。

“嗯,你是?”

“我是隔壁的,”少年指指旁边的房子,腿腾在空中摇晃,“天音优一郎。”

“进藤米迦尔。”米迦尔点点头。

“为什么搬到这儿呢,”优一郎笑盈盈的,绿眼睛亮得好像要发光,“这儿好久没有人搬过来了。”

“说是凶宅,”米迦尔摇头,“但我不信这些。”

优一郎的发丝被风拂起,身后是盈盈的月亮。米迦尔笑眼看他,他也回看着米迦尔,半晌他伸出手:“口渴,有水吗。”

从那以后优一郎就经常来找米迦尔,院子里有棵桃树,有时早上米迦尔一推开门,就看到优一郎卧在树杈上吹风,于是两人一下午都倚着树看书。三月将近,花苞欲开,淡香萦绕在米迦尔鼻间,有种烂漫的清香。

“我不喜欢这树,”优一郎说,“挖了种白菜多好,还能吃。”

但米迦尔不愿意。他喜欢桃树,正如喜欢和优一郎的相遇。

有时优一郎会提着两壶桃花酒敲开米迦尔的房门,然后带着米迦尔爬上屋顶,赏着月亮吃酒。时间一长米迦尔就在屋顶铺了床被褥,和优一郎两个人搂着被子吹风,虽经常患着伤风,但能吃着优一郎熬的米粥也算值了。

“你去后山捉只野鸡回来,”优一郎冲着他颐指气使,“放鸡丁才好吃。”

米迦尔领了命,吸着鼻涕就撸袖子去了后山。优一郎自从搭上了米迦尔就极少出屋,米迦尔知道他的脾气,许是惹上了什么人,便纵他整日蹲在屋里数云。


花瓣已开始伸展,零星落到地上,零星吹进屋里,优一郎坐在书桌前掰着指头数,再过几天镇上就要举办鬼节盛典了。

“我们去看看吧。”优一郎戳戳米迦尔的手臂。

“什么鬼节盛典,”米迦尔才刚搬来,对这些自然不懂,斜眼看着优一郎,“你去过么。”

“每年都去,”优一郎枕着双臂回想,“可热闹了。”

米迦尔握住他的手:“那就去吧。”

盛典这天街上的人出乎意料的多,米迦尔紧紧握着优一郎的手,怕他被人群冲走。

街上没有商贩,到处是展示奇能的艺人,优一郎领着他到处走走逛逛,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

“看。”

优一郎突然停下来,太阳刚好隐没在地平线下,他一指天空,米迦尔抬头望去,火树银花簇然在眼前盛放,光点伴着星光点亮了整座夜空。

米迦尔扭过头来,看优一郎的脸被烟火映亮:“漂亮。”

“百年如一日。”优一郎笑。

到家时天已蒙蒙亮,米迦尔把优一郎堵在墙角,嘴唇轻轻碰着嘴唇,而后突然发了狠似的咬下去,优一郎垂眸,嘴唇居然未渗出一丝鲜血,完好如初。

米迦尔粗喘着气,撩起眼前的头发拨到脑后,他张张嘴,却哑口无言。

“就这样就好。”优一郎张手环住他的脖子。

夜风吹进两人间的间隙,呼呼地吹起两人的衣衫,米迦尔看着优一郎,忽觉内心被吹起一片浩大的怜惜与孤独。

米迦尔逝时102岁,适逢鬼节,被人们放进棺材里抬走时优一郎始终陪在左右,站在不近不远的地方看着松土掩埋棺木。

“哪儿来的小孩?”抬棺材的抽了一口烟,“别凑葬礼的热闹。”

“啊……我,”优一郎挠挠头,“……好。”

说罢转身走了,手插在裤兜里踢踢踏踏地踹着路上的小石子,夜风吹起他乌黑的发丝,一双绿眼波光粼粼。

他张开双臂,任风吹起衣袖。

他听见五里外烟花盛放时人们的笑声与欢呼。

那所房子终于又无主了,那棵桃树还伫在那里,那具被掩埋在底的尸体始终不见天日,幽魂被圈在那里,只有鬼节才能走出那幢矮墙,无论逃往何方,太阳一升起就又被圈回原地。

优一郎不知何时自己才能解放,但接下来的日子,似乎没有那个人出现前那么难熬。

足尖一点,优一郎跳上树杈,山风吹鼓他的衣袖,如一只展翅欲飞的蝴蝶。

这阵风如同那个人的出现,在百年孤独中掀起一点涟漪,眼一眨便又风平浪静。



*

码的文始终短小又智障,两人日久生情的点滴都写不出来。原设只要米迦挖走桃树让狼妖尸体重见天日优一郎就能轮回投胎,但日久生情优一郎想陪着米迦就没告诉他,这点不知道该写在哪里就没写。

入坑后才发现漫画是月更!!FXXK!!

拉拉小手。

老奸巨猾父母组。

妈妈我好喜欢他哦!